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张林书法鉴赏

发布时间:2019-05-28 13:20:49 中国社会新闻网

异曲同工,右军神髓

张林书法鉴赏

玉山|文

张林,艺名张琳,著名的创作型实力派歌唱家,中国职工音乐家协会常务理事。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书协高级注册教师、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创作研究员、文化部高级书法家、中国领导干部网书画研究院雄安分院副院长,雄安海友书院副院长、陕西富平书画院名誉院长,北大新世纪未名书院常务理事等。

中国教育电视台“水墨丹青”栏目的特邀书法家并为本栏片头目题字。书法作品被社会各届人士喜爱与收藏。2016年纪念香港回归20周年作品《听佛》成功拍价六万柒仟元,《层层福》被香港著名歌手张明敏收藏。

微信图片_20190528090846.jpg

对张林而言,书法只是他的爱好,他的职业是歌唱家。他在音乐方面有着多方面的艺术才华,善歌能作词作曲,非常全面,其创作的《小兵张嘎》片尾曲,《喜耕田的故事》主题曲,《平原枪声》片尾曲,《大地》片尾曲等深入人心,在音乐圈有着极高的声望。

微信图片_20190528090805.jpg

一个歌唱家能够成为书法家?这的确让人觉得有些风牛马不相及。其实,从中国文化艺术的渊源来看,书法与音乐并非天堑鸿沟,而是彼此相通相溶。著名书法家沈尹默指出书法无声而有音乐的旋律。其实这并不难以理解。音乐的流畅、起伏、转折、高亢低昂与书法的节奏暗合。书法何尝不是笔墨的流畅飘逸,何尝不是字体的起伏变化,何尝不是笔画的转折顿挫,而意境上书家此刻的心境也必然高亢或低昂。

因此,可以说,音乐方面的才华、直觉、耳濡目染只会让他的书法更能精进到常人难以抵达的境界,而并非此消彼长,捉襟见肘。

微信图片_20190528090834.jpg

关于音乐的作用,不啻对书法这样的艺术领域,即便是对像科学这样的完全不同的领域,居然也有着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效应。我们都知道爱因斯坦是继牛顿以来的第一号的物理学家,但他的业余爱好就是喜欢拉小提琴,而且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爱因斯坦说,在他研究物理没有思路的时候,拉拉小提琴,优美的旋律往往让他能够找到直觉。音乐和自然科学之间都不存人们想象的壁垒,在艺术领域,音乐对书法的潜移默化作用甚至不可估量。

微信图片_20190528090850.jpg

不过,音乐对什么样的书体影响至深呢?真草篆隶等书体均符合音乐的旋律,但如果从自然婉转、优美和谐、一气呵成的角度来看,行草书最符合音乐的特质。真书结构严谨,横平竖直,屈铁断金,过于强调力度和法度森严,音乐中的高音似乎才合乎其宜。篆书婉转流畅,结构均匀对称,音乐中的美声似妥帖。隶书结构扁宽,方圆兼备,笔画雄强挺劲,音乐中似乎中音才能昭示其沧桑厚重,具有深厚的历史况味。

微信图片_20190528090905.jpg

唯有行草书,飞扬流畅、韵律甜美才符合通俗音乐的特色。因此行草书的禀赋与音乐的特质有着“非运力而能成”的巧妙。

微信图片_20190528090909.jpg

虽然书法只是张林的第二才华,但他的书法造诣绝非泛泛之辈。张林工行草,通抵音律,其书法作品豪迈超俊,龙飞凤舞,洒脱从容。其笔法上以畅达为主要特色,用笔用墨酣畅淋漓,起伏转折回环一气呵成,笔画奇崛恣意而不失法度,运笔激情四射,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下笔挟风带雨,意在笔先,笔断意连,凛凛然有风雷烈变之神韵。

微信图片_20190528090913.jpg

张林的行草,能给人一种宁静而优美的恬然 。笔墨高正、醇雅、清丽、隽秀。字体结体疏密得当,笔画珠圆玉润而不失遒劲,深得右军之雄逸遒美。其字体妙在有时故意收细宕笔,或故意断笔,隽永空灵, 变幻灵动,极具个性化魅力。此外,其行草作品通篇露锋峥嵘,牵丝秀奇,犀利流畅,美不胜收,堪称大家手笔。

微信图片_20190528090917.jpg

也许音乐的熏陶,让张林的行草呈现出一种独特的优雅俊美,同样令人陶醉。

编辑: zhangxin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网
0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