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徐州:野蛮拆迁背后是让地方蒙羞

发布时间:2018-06-27 15:50:14 中国社会新闻网

近日,一条关于暴力拆迁的新闻引起牛眼关注: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九里办事处、鼓楼区城管局在没有出示任何合法拆迁手续情况下,动用数百名拆迁大军“动粗”,一个好端端企业毁于一旦(详见《国际在线》2018年6月20日《违法拆迁致企业陷入绝境 程序颠倒损政府形象》)。

国际在线.jpg

据报道,徐州柳工装载机维修站是与广西柳工集团合作在徐州的独家柳工装载机维修站,是一家正常经营30多年的机械维修服务机构。2017年8月,徐州柳工装载机维修站又成为世界500强、国际知名企业瑞典沃尔沃苏北八个地市的总代理。

早在2004年,徐州市柳工装载机维修站依法通过出让方式取得了徐州市鼓楼区三环北路刘楼村42亩国有工业用地使用权,并依法办理了相应的《国有土地使用证》,期限为50年。按照政府规划先后两期建成厂房1.6万余平方米,投资机械设备5000多万元,生产材料8000多万元,技术工人100多人,安排当地200多人就业,在当地属于纳税大户企业。

就是这样一个也是有头有脸的企业,却被有关部门说拆就给拆了。

而且不到一年时间,企业遭遇两次野蛮拆迁,企业刚走出经营困境,却倒在野蛮拆迁面前。

野蛮拆迁到什么程度,媒体的报道有图有真相,这里不再赘述。

有几个疑点让牛眼颇是一头雾水。

在拆迁队伍中,大部分是身着执法局制服的工作人员,但鼓楼区城管竟不承认自己参与了强拆,不知道是自知心虚还是明明知道违法,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了,当初拆迁的那种霸气哪里去了?更离谱的是,甚至与拆迁工作毫无关系的刘楼村支部书记郭书民也直接参与其中,并多次露出得意的微笑。真的不知道这后面有几个意思。

据媒体报道,强拆过后,地方政府不但没有积极协调善后工作,反而互相推诿,办事处有关人员还威胁维修站,不准维修站人员到北京上访。其中有一段录音显示:维修站工作人员去鼓楼区九里办事处谈话过程中,办事处一位负责人言称:你去上访,我就截访,你去30人吃住,花的是你自己的钱,我去300人到北京截访,花的是政府的钱,10个人看你一个人行吧,只要你去,我就一定能抓到你,回来了一定拘留,我这里大不了找一个人承担责任。

牛眼也算长了见识。原来,他们不仅很黑,还很后台。连这种混账话都可以说出口,他们还有什么不能做出来?

强拆是人为的、野性的、明摆着是违规、违法的。相信作为地方官员,这点法律常识还是懂的。可是,为什么野蛮拆迁还是上演了?

徐州市鼓楼区有关部门如此这般无视国家政策,极尽所能搞的强拆,可谓绞尽脑汁使尽手段,不出示手续,不听劝阻长驱直入,无所顾忌,是谁给了他们践踏法律,肆虐公平和正义的权利。

野蛮拆迁方往往打着“维护公共利益”的幌子,不但令有关方面在处理时顾虑重重,甚至让受害企业也慑于对方的气势,不敢理直气壮地维护正当权益。这种现象恰恰给助长了野蛮拆迁者的“动力”和“胆量”,这种“拆了你的厂房,断了你的道路,只能逼你乖乖接受不平等条件”的结果,这也许就是他们需要的。

不仅如此,由于野蛮拆迁一旦得逞,即可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于是,就有人有恃无恐,甘于冒险。当法律的威慑力不足以警示违法者,法律可能的惩罚不足以让野蛮拆迁者感到震慑时,野蛮拆迁之屡禁不止,也就见怪不怪了。

牛眼认为,野蛮拆迁的背后,固然有地方政府暗中庇护的原因,最根本的是,法律捍卫部门能不能真正硬起手腕保护企业合法利益也是一个因素,暴力拆迁的背后,不仅让法律苍白无力,更是让政府公信力丧失,亵渎的是法律,蒙羞的是地方政府,破坏的的当地经济的发展。

如是野蛮的拆迁,难道不该有人要做点什么吗?

编辑: zhangxin 来源:旅游商报
0
延伸阅读